不認命工會人系列:永不言休的一雙手—布麗雲

一屋塵垢,全靠家務助理打救。在家務助理總工會副主席布麗雲(阿布)的一雙手下,即使家中多亂,也可令人找不出半條毛,代價卻是磨平了她十指指紋,過關入不了E道,長期密集工作也造成關節痛、肌肉勞損等永久損傷。帶着一身傷,她卻感激這工作令她認識工會,由「鵪鶉」小女工變成走到最前線的女性領袖。


震騰騰拉Banner


她自17歲起打「住家工」,27歲成婚生子幾年後才改行做家務助理。這份工作是「獨家村」,面對勞工問題、家居意外,只敢忍氣吞聲。2001年職工盟成立家務助理工會,一場示威,讓她們見證工會力量,當時有兩名家務助理被中介要求簽定自僱合約,變相保險、福利什麼也不包。一眾女工在幹事帶領下與中介「講數」,「當時真的不知什麼事,拉住張banner,我真的驚到『震騰騰』」。最終她們成功讓兩名姊妹恢復僱傭合約,這名工運經驗僅一周的小女工立即覺得:「原來自己好有力量」。


2005年時,會內一名家務助理工作時扭傷腰,其僱主不認帳。該名姊妹擔心醫療開支負累家人,竟選擇跳樓了結生命。阿布指,她們曾提出成立中央保償基金,由政府做「大水塘」支援工傷保險,但此建議遭無期押後。


欣喜家人不再「討厭政治」


阿布是工會中堅,有時也因此忽略家庭。不過,2003年一場反廿三條大遊行,令她原本「討厭政治」的丈夫也站出來,「以前成日說我搞事,那刻也覺得感動」。得到老公支持,但兩名兒女多年來還是不熱衷社運,直至去年雨傘運動,阿布與工會友人幫忙分派糖水,兒子主動幫忙推車。她為「撐場」半途缺席家庭旅行,女婿也說:「你有你的使命」。


阿布說,如果沒有選工會,她或許只是一名普通師奶,遇事悄悄抱怨,因此揚言不願退下火線,「若我離開了工會,有不平便無處宣洩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