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認命工會人系列:與巨輪拼搏20年—張麗霞

她經常最後一個收工,夜至凌晨。現為職工盟零售、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總幹事,加入工會逾20年。張麗霞常說自己讀書少。「像我們這類50多歲的女人,多數自小已經要幫補家計、無書讀。」她說:「很少選擇全職做工會,所以我是奇怪的。」


14歲自己車衣


家中有四兄弟姊妹,「兄妹夜晚睡覺時,我就習慣陪媽媽工作。」六十年代,香港很多外發製衣,不少女工為兼顧家庭,選擇在家工作。「媽媽車衣,我就摺衫、剪線,還有⋯⋯ 打盹。」但小四那年,張媽媽不幸過身,她13歲便跑去問師姐借身份證,到製衣廠做童工。結果,一做就是20年。


從養成工(指尚未熟悉生產技術、處於學習階段的童工。工廠只給飯吃,不發工資)做起,起初只能幹點濕碎功夫,「但我不喜歡做這些,好恨車衫!」於是,14歲跑去學裁剪,給妹妹做衣服。「很喜歡裁衫、車裙。哈哈!14歲已經可以做給12歲穿。」今天談起仍相當有滿足感。


一星期去五日法院


90年代起,工廠北移,廠房執笠此起彼落。「很多工人拿不到遣散費,欠薪情況嚴重。」1991年,她出任成衣工會會長,翌年即投入為全職組織幹事。當年,差不多每個月都有工潮。高峰期,她一星期去足五日法院,一天處理兩宗案件。「所有書記、法官都識我」。她還記得,當年工會在工廠門外安排旅遊巴接工友。「有些70幾歲的女工,一生都只在區內活動,搭車也不行,可能是第一次踏足九龍塘,就是到她老闆家門外抗議。」


現在成衣業幾近消失,工會名稱也排最後。「似乎成衣業算是認命了!」但張麗霞沒有。近年,她甚至組織起保險業。不過,商業社會趨向個人化、自我中心,人們不太願意加入工會。她直言,累了!「我已經準備好有一天隨時退下來。」而在這一天來臨前,她會繼續讓更多人明白:「團結真是可以改變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