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認命工會人系列:讀書人在碼頭—陳欽和

眼前的阿陳,因一頭白髮被喚作「白頭陳」。恤衫短褲布鞋,再加個布袋,走「文藝青年」風格。年輕時的他曾當過三年小學老師,從學校走到碼頭,再當上工人領袖。


從裝修老闆到碼頭工人


阿陳出身於工人家庭,每天讀的是「紅簿仔」毛語錄。畢業後,懷着理想申請到培僑書院教書。幾年教書生涯過去,他決定辭職做室內設計,後來更創業承包裝修工程,在經濟起飛的八十年代,阿陳可謂事業有成。然而,隨着九十年代經濟轉型,阿陳的工程生意也愈來愈難做。1994年,他因家庭原因轉行到碼頭當起橋邊理貨員(Checker)。


然而,只做了一年,阿陳便遇到工潮。「那時我第一次聽到職工盟。」事件過後,碼頭的待遇反而愈來愈差,人手縮減,薪水也因為經濟不景而下降。直到2005年,一眾工人向外判商追討假期工資,原本負責舉橫額的人臨時「縮沙」,阿陳在誤打誤撞之下補上,開啟了他的工運抗爭之路。2008年金融風暴席捲全球,碼頭工人的薪水較1996年還低。阿陳反思工會的領導力不足,於是開始維繫工人之間的互信,慢慢組織工會的核心力量。


難忘兄弟病重仍關心工運


2013年3月,碼頭內終爆發了香港自七十年代而來最長的一次工潮。回憶這次工運,說起僱主的無良和工人的憤怒時,見慣風浪的阿陳仍是一臉冷靜,但提到多年來並肩抗爭的兄弟,阿陳卻禁不住流下淚來。這位兄弟蘊釀罷工之時已發現癌症,但仍然在患病期間參與運動,希望改善工人的福利,罷工之前,他已撒手人寰。


多年來喜愛閱讀,阿陳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出自佛經的故事:某日山林大火,鸚鵡明知徒勞無功,仍不斷以水沾濕自己的羽毛救火,終感動天神下了一場大雨救熄了山火。「我不是要等救世主打救,而是好像鸚鵡這樣做事,慢慢去感染其他人」。十多年下來,碼頭工會由最初的二三十名會員發展至今天的近五百人規模,或許已印證了阿陳多年堅持的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