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議2015年企業加薪7%記者招待會<br />工會代表道出行業薪資不合理狀況<br />望落實集體談判權

 

以下為職工盟建議2015年企業加薪7%記者招待會中的工會代表講話節錄,道出了各行各業的薪金不合理問題:


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:
僱主在社會嚴重貧富懸殊的情況下,仍提出只有4-4.5%的加薪幅度,無助打工仔女面對通脹。


職工盟政策研究幹事潘文瀚:
大公司肥上瘦下的問題非常嚴重。港鐵員工最多都只能加6.5%,但行政總裁韋達成卻加薪7.4%,即是說你工作得再好,都不會比瞞報工程延誤的人加薪多!去年碼頭工潮期間,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形容李卓人「帶人做世界」,但事實就是他擁有1.88億高額年薪時,漠視工友加薪訴求。加薪7%只需用長實0.4%盈利、港鐵1.7%盈利。


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:
說佔中影響經濟和加薪是搏大霧。政府都公佈不到數字說明影響,9-10月的旅客數字甚至上升了15%,帶動百貨公司銷售額。佔中運動本是幾條街的事,被放大到所有企業都受影響,可見僱主為壓抑加薪,無所不用其極。我們警告這些壓抑加薪的言行混水摸魚,只會招惹員工反感,惡化勞資關係。我們呼籲僱主不要再找藉口,這樣只會刺激更多工業行動。

繼續單方面釐訂薪酬、大石砸死蟹,只會導致人才流失、製造別無選擇的罷工,惡化勞資關係。我們呼籲僱主和政府懸崖勒馬,立法集體談判權,建立穩定的機制緩和矛盾,體現工人的尊嚴。


太古飲料(香港)職工總會會長 陳慶龍:
公司去年只加薪4.4%,但只加底薪,佔員工少於一半收入,更多來自送貨佣金,計法17年來都沒有改善,真是「得個做字」。以前送幾盒汽水已經夠錢飲奶茶,但現在廿幾盒都不夠了。惟有增加工作量來維持家計,但又會增加工傷意外。廠房同事甚至過往被削加班費,現時只回復到1.4倍正常工資。工會希望提早於12月中開始談判加薪,並爭取追加佣金平均由五毫一箱加至六毫一箱。


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副理事長 許漢傑:
新創建集團在建築和交通範疇中,利潤由3億多升至6億,屬下城巴需要連續三年推出優惠回贈乘客,可見絕對有能力為公司員工合理加薪,但現況是加車長的少於給乘客。2014年加薪4.7%,但只加到底薪,忽略津貼獎金等其他重要收入部份,而且過往一直少於通脹,所以仍未追上生活水平。公司賺這麼多,加薪幅度卻連通脹都不夠!


迪士尼樂園職工會主席 鄭麗兒:
公司在2012年10月曾追加薪酬,但下一年又墮後。加薪與評積結果掛勾,表現合格的只加2-4%,比較通脹後已變相減薪。再保持這種制度,只會更令人沮喪,進一步推高現在的離職率,惡化樂園的服務質素。公司應按年資嘉許長期服務的員工。


香港碼頭業職工會理事 陳欽和:
去年的罷工,造就今年工人順利加薪10%,更換來管理層「寶貴一課」,可謂「今日的付出,換來明日的幸福」。工友過往的感受是公司只願共苦、不能共甘。比較1996年每24小時連續工作的$1456工資和現在$1591,近廿年來只是多了$140。這是皇恩大赦嗎?工會一直在講理,沒有脫離實際。和黃董事總經理年薪近2億,更應身體力行,釋出善意,參考過往的「寶貴一課」,作為本港大公司,給其他公司作好榜樣。和諧不是口裡講,而是要做出來的!


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理事長 陳八根:
現在香港沒有集體談判權,加上分層承判制嚴重,工人要加薪,都不知道向哪個對口單位提出訴求。集體談判是一個好機會讓勞資雙方商討,讓老闆知道員工想法,提早預算工人成本,寫在招標書中。在有雙方協議機制的紮鐵業中,可見關係融洽,更能吸引新人入行。但其他工種的師傅,只能無奈接受老闆要求,否則就要離職。香港有很多發展,但草根享受不到成果,改善不到生活。只要加薪不足應付通脹,都是減薪,打工仔女不斷進貢大財團!


職工盟勞工事務委員會主席張麗霞:
文職和保險業很多從業員都是按評積表現加薪,評分最好都是B+,加薪6至7%;合格則只有2至3%,不合格者更是原地踏步。然而,被評為不合格的員工不是沒有付出,往往只是不符僱主的主觀要求和工作風格。評核人變動亦令受評人無所適從,加薪毫無保障。
零售業中有不少大品牌,因薪酬高於最低工資,公司就肆無忌憚地要求員工無薪加班,變相減薪。但多勞未必多得,只能望天打卦,因為沒有客人到,什麼佣金都不會有,更何況佣金計法甚少有改善。和黃利潤增加,但百佳、屈臣氏的兼職工時薪只加$1,若每天工作6小時,即是加$6。雲吞麵都不止加$6啊!零售業加薪最大障礙是租金,沒有佔中,中小企一樣難以與大財團競爭。只要警察不要抹黑佔領區「危險」,該處生意就不會有影響。工會沒有收過投訴指影響增加營商負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