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首參選人如何漠視勞工基層?

撰文> 鄧建華、吳智健

 

 

欺騙市民、專打基層 林鄭月娥

梁振英滑鐵盧後,林鄭改變決定,於一月中宣佈參選,一般被認為是梁氏路線的延續。而似乎林鄭知道這個形象不合工商界口味,所以一直擺尾,強調自己奉行資本主義,不是社會主義者。而對於她會行福利主義的說法,林鄭更單刀直入說自己認為過去十年香港經濟發展不夠好,希望發展與福利取得「平衡」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過去十年的確不平衡,但明顯是對打工仔、基層關顧嚴重不足。君不見林鄭對退保諮詢預設立場、輸打贏要,甚至有傳她擅改顧問報告。林鄭自稱比較有為,手腕之強硬相比梁振英有過之而無不及。若她打正發展經濟的旗號上台,勞工訴求大至標準工時、全民退保,小至假期安排、職安保障,恐怕都會被她一一漠視。

即便撇除勞工立場,林鄭的處事手法從最近西九故宮繞過公眾事件中都足以令人擔憂。各界評論林鄭個人能力高,反而因此變得剛愎自用,一旦下決定,即使破壞程序都在所不計。香港的法治、程序公義在過去五年已經被梁振英破壞得體無完膚,我們實在不能再接受一意孤行、甘以西九公地作為政治獻媚的特首。



令香港財政預算變得短視的元凶 曾俊華

多個特首候選人之中,曾俊華的民望最高。不但有部分商界加持,不少非建制的選委,或明或暗,都對他表示支持。雖然梁振英已宣布不再參選,「Anyone but CY」的策略已改為針對林鄭月娥(Carrie)。不少人說曾俊華是唯一可與林鄭對抗的特首候選人,為打倒CY的殘餘勢力,不得不支持「薯片叔叔」。更有人為捧曾俊華,其言論已不止於「反林鄭」,由「造王」到「造神」,不一而足。例如說曾俊華是願意溝通、不會向小市民發動「鬥爭」云云。

曾俊華的公關的確是同朝高官之中最好的,表面上,梁振英亂港五年,劣政沒有一宗會算到他的頭上,身為財政司司長,竟然可以「我什麼都不知道」。其實,在財金思維上,曾與其他候選人未必有好大分別。多年來,財政預算案都被批評為「小恩小惠」,缺乏長遠財政承擔。由2007年起,九年來的財政預算案,皆是出自這位財爺的手筆。每年的預算案焦點,往往落在短期的「派糖」措施,而不是長遠的財經規劃。多年來,曾俊華對社會福利的承擔可謂乏善足陳,實際上完全配合林鄭、梁振英的施政作風。假如曾俊華當選特首,其公關或可騙得公眾一時,但是以其擔任財爺的作風,要他解決房屋問題、勞資關係不對等、人口老化等社會矛盾,可說是緣木求魚。

 


向政治現實妥協的陪跑人士 胡國興

因為對社會政策的不熟悉,又沒有工商網絡、紅底背景的拉扯,胡官或者是一個相對中立,肯聆聽不同社群意見的參選人。然而,因着小圈子選舉,他仍然不能夠寫出一份回應民意、有利廣大市民的政綱。

且看其政綱的部份重點,有關全民退保,免審查可得港幣2,500元,當然與學者方案的倡議仍有距離,但總算是較開明的方案。然而在標準工時方面卻完全誠意欠奉:政府帶頭做,只以每週48-50小時為標準工時(這個標準在外國已是病態的長工時),商界自願跟隨。這個方案儼如當年的工資保障運動,似乎只為逃避立法而行。事實上所謂帶頭做,最後肯定也只會落得「成效不彰」的評價,結果又要立法,打工仔卻捱多幾年。

更甚者,胡官亦一如建制派參選人的慣例,支持廿三條立法。或者有人會為他辯護,你要入閘就必須取信中央,否則便不能為社會帶來改變。就算胡官以「不立法就有機會讓中央引入國安法」去合理化以上舉動,亦不改變廿三條侵害言論、新聞自由的本質。這一點亦再次顯露了小圈子選舉的可怕:無論你口裡多開明、多關心市民,結果都只能唯中央馬首是瞻,而且具體政策也只能被動地跟商界走。無論誰上台,對於破除官商勾結、貧富懸殊的局面毫無幫助。當然最重要一點,胡官這類中立派沒有中央祝福,基本已可肯定只能陪跑。



媚商排外的女版特朗普 葉劉淑儀

香港人與葉劉對抗的經驗很多,2003年她強推23條激發50萬人上街,相信讀者仍歷歷在目。本來是保安局局長的她被迫下台之後,在西環力撐之下在政壇「返生」,當上了立法會議員。然而奴才本色不減,多年皆為政府護航。來到參選特首,一方面說要堅持831框架下重啟政改,到林鄭宣佈參選,發現自己弱勢時又哭訴選舉「不公平」,分分鐘連一百五十個提名也拿不到。

為了爭取支持,多年來葉劉都帶頭排外,反移民、外傭的言論層出不窮。為官時,說來港家庭團聚的新移民會令香港「陸沉」,帶來第一次人大釋法。又曾指「大量菲籍女傭在港淪為外籍男士的性資源」,抹黑在港工作三十五萬外傭。

葉劉推出的政綱,向商界傾斜之心,比梁振英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在強積金對沖方面,梁振英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建議將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大幅削減25%,以換來取消「強積金對沖」機制;葉劉更進一步,要將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完全取消。如此反勞工的政策也可以堂而皇之放上政綱,更顯得小圈子選舉的醜陋。

 

截稿之前,梁國雄(長毛)宣佈參選特首,前提是獲取約38,000個公民提名的最低門檻。長毛立場鮮明支持全民退保、標準工時等民生議題,更一直活躍於挑戰特權階層的社會運動。不過,在小圈子制度之下,政策立場最接近工人階級,亦意味着最不受大部份選委歡迎。我們不將長毛列入跑馬仔一份子,因為他參選不是為了「跑出」,而是透過公民提名讓市民一同參與。